网络游戏

江山为囚攻略上半部

2021-10-11 来源:网络 整理:三昇体育首页(www.youxi131.com)

江山为聘》的番外2是什么?

番外一景宣十年】
  景宣十年秋九月,国中西面数路州军大水,皇上诏赐被灾家米二石,溺死者官瘗之。
  丁亥,天降大雨震电,京中平地水数尺。
  庚寅,皇上、皇后避正殿,减常膳,为天下万民祈福;辛卯,降天下囚罪一等,徒以下释之;畿内、京东西、河阳、河北、成府三路被水民田蠲其租;凡流徙者,所在抚存之;丁酉,诏减北面诸路岁输锦绮,易绫纱为绢,以给边费。

  
  连日大雨过后,天边浓云渐薄,太阳终于露了一小脸。
  阳光稀贵如金般地洒入宫城,立即便使得这满朝上下文武百僚们的心情也随之霁明起来。
  时近傍晚,西华宫正殿朱门被人在外轻叩了三声。
  没过一会儿,就有宫女小步快走入得内殿,对正在宽解朝服的孟廷辉道:“皇后,资善堂直讲方大学士亲自将皇太女及二位皇子送来了。”
  孟廷辉脸色有些乏,对着镜子拆去高髻上的冠子,口中轻轻道:“请方学士回去歇息罢,叫皇太女与皇子们在外殿候着。”
  宫女小声应了,欲退时神色有些犹豫,可一瞧她镜中微微不豫的面色,便垂首抱袖退了出去。
  自景宣三年正月皇上册后至今已近八年,皇后所出共一女二子:长女若韬年七岁,出生不及三日便被册立为储;长子若韫、次子若韧则分别诞于景宣四年及景宣七年,如今不过是才知事不久的孩童而已。

  景宣七年秋,皇上以翰林学士方怀任资善堂直讲一职,为皇太女若韬启蒙授业;八年春,大皇子若韫随入资善堂习业;今岁九月初,才满三岁的二皇子若韧亦奉诏入资善堂。
  然而今岁遇灾,九月中旬国中连降大雨,自西面数路直至京畿一带,民田遭水灾者不计其数,皇上与皇后在宫中迁朝会于宝和殿偏殿,又令宫中上下罢常膳,食素以仰祈上天之德。

  尚食局的女官们不忍皇女皇子们挨饿,又实是怜疼才刚满三岁的小皇子若韧,遂偷偷与他们常膳为食。谁知此事走漏风声,被人禀至皇后御前,顿时便令皇后震怒,连逐尚食局数人出宫,又诏三位皇女皇子们罢资善堂日课,入觐西华宫。

  殿门一开,宫女与外面的小黄门悄悄耳语了几句,转身请方怀回去,又忙躬身恭让,让乳母领着三个容貌俊丽衣着妥贴的小人儿入了殿中。
  未几,孟廷辉从里面慢慢走出来,瞧见三个孩子,眉尖又蹙了蹙,转身随意坐在殿中为二府朝臣所置的高椅上,拢起袖口,一言不发地望着他们。
  “母后。”
  最靠近她的小女孩儿率先跪了下去,端端正正地行了个大礼,然后垂下头,老老实实地等她发话。
  旁边一个男孩儿也马上跪了下去,小声道:“母后。”
  最边上的小男孩儿约莫只有三岁的样子,瞧见哥哥姊姊这模样,不禁也拙手拙脚地跪了下去,嗲声道:“母后。”
  候在殿角的乳母忍不下心,正想要僭越开口时,却被两个宫女一拽,往后面带了下去。
  孟廷辉没叫三人起身,只是坐着淡淡地注视着他们。
  半晌,若韬忍不住抬起头来,清丽的小脸上凝了丝愧色,小小红唇轻启道:“母后,儿臣们知错了,还请母后责罚。”
  “你有何错?”孟廷辉看向她。
  若韬抿抿小嘴,一本正经道:“国中数路连逢大雨,不少百姓们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父皇与母后避正殿而罢常膳,减民赋、抚流民,以天下苍生为念,实是大善仁圣。可儿臣们前日却贪嘴食荤,不顾父皇与母后在宫中的素膳之令,使天家蒙羞,还请母后降罪。”

  “还请母后降罪。”若韫在一旁也跟着道。
  只有若韧睁大了眼望着哥哥姊姊,一脸将懂不懂的表情,小身子摇摇晃晃的,就快要跪不住了。
  孟廷辉微微一舒眉,问她道:“此话是你自个儿想出来的,还是旁人教的?”
  若韬小脸有些红,嗫喏道:“不敢欺瞒母后,是方大学士在适才来的路上教儿臣们这样说的。”
  孟廷辉脸色冷然,斥她道:“你父皇心忧灾民,已有月余都疲乏得吃不下东西。内廷有诏谕令宫中上下罢常膳,你身为储君,却不将皇诏父命放在眼中,领着两个皇弟公然食荤,这事儿一旦传至外廷,想要朝臣百姓们怎么看你?再过几年,你便要以储君之身入中书同宰执们学理政事了,怎的还这么不懂事?今日是方学士教你这样说的,倘是他不教,你难道就不知自己犯了错儿?”

  若韬有些委屈,跪着不吭声,一双黑亮的大眼睛中噙满了泪,却倔强地咬着嘴唇不肯哭。
  旁边若韫急得不行,抢着道:“母后息怒,此事当真怨不得皇姊,都是儿臣……”
  外面殿门突然嘎吱一声被人推开来。
  若韧眼尖,一见来人便不管不顾地从地上爬起来,动作有如出弦利箭一般地冲那人奔过去,小身子一下子撞上那人的腿,仰着脸睁着大眼急急地叫:“父皇!”
  英寡一把捞起他,将他抱在臂弯中,大步流星地走了进去,对还跪在地上的两个孩子道:“都起来罢。”
  若韫犹豫了一下,起来转身道:“父皇,这事儿都是儿臣的错,让母后别再责罚皇姊了罢!”
  英寡闻言扬眉,侧头瞥一眼孟廷辉,眼底了然,口中却道:“何事值得你动这么大的怒?”
  孟廷辉倚着椅背,微有无奈,心知定是哪个宫女看不过眼,着人去睿思殿通禀了他,才惹得他如此神速地前来“救人”,遂起身轻道:“由得你如此纵宠他们。”说罢,便转身回内殿去了。

  若韬犹在跪着,口中小声道:“父皇,是儿臣让母后生气了。”
  他低声道:“起来。”然后将怀中的若韧放了下来,道:“且带着两个皇弟下去看书练字罢。”
  这三个孩子中,也就是女儿的性子最像自己,自幼不爱多言,安于静处,虽从出生便被册立为储,可却极是自敛懂事儿,年纪小小便颇受二府老臣们的喜爱。
  “谢父皇。”若韬站起来,静静地牵过若韧的小手,又叫过若韫,复又冲他行过礼,然后便一齐退殿出去了。
  他看着孩子们的身影淡出朱门,这才缓缓转身,走入内殿。
  细高的铜镜前簪花满案,她坐得端正,手中翻叠着些细绢薄衫,听见他的脚步也不作声,只一径低着眼。
  因国中数路遭逢水灾,他之前减免了北面岁入锦绮绫纱之贡,宫中如今用的大多是绵绢一类的衣料。自景宣三年沈知书奉诏归京,严馥之便将严家在潮安的铺子交给了父亲的外宅打理,自己随沈知书进京没多久,因衣妆精致颇受那些命妇千金们的追捧,遂又开了家裁衣坊,专为名门大户的女眷们裁衣缝裙,便是孟廷辉在宫中的好些用度,也都是从严馥之那里来的。

  今次宫中用例既改为绵绢,她自然身先士卒地服绵穿绢,连带着这京畿宇内的朝臣们府上亦不敢平铺缣绫锦绣。严馥之更是一改铺子里的用料,所余之钱帛皆上贡以做北面边费,如此一来,整个畿内并同河阳南、北路的商贾们又连纳了不少钱,以为朝廷赈灾出力。

  她于此事之功,他看在眼中,更是暖在心头。
  这么多年来,她心中装的是他,是他的江山天下,更是他的百姓万民。她是他知解君心的能臣,是他生死与共的女子,是他同甘共苦的妻,更是他三个孩子的母后。
  此生能得她一人,便是苍天予福,而他也再无它求。
  他走到她身后,俯身在她发顶印了个吻,薄唇又移去她耳边,“怎的,不至于连我也气罢?”
  她哼道:“不敢。”
  他笑,发狠似的咬了一口她细嫩敏感的耳垂,“我听人说了,尚食局的人不规矩,哄着若韧吃了些荤食,若韫忍不住也跟着吃了,若韬不过是在一旁没挡住,也值得你这样斥责她?”

  她轻轻叹气,回眼瞅他,“她要是一般的公主也就罢了,偏她生就是你的嫡长女,偏你又不顾不管地册她为储,殊不知这天下有多少双眼睛都在盯着她瞧?我倘不在内廷罚罚她,这要是落在外朝哪个有心人的手中当把柄,又该如何是好?”

  说着,她又略微忿然地拨开他的手臂,“我教罚他们也就罢了,谁让你次次都来装好人?哄着叫孩子们不和我亲……”
  他笑着将她一把拽起来抱进怀中,“你听不见旁人都说若韫和若韧像你么?看若韧方才那灵动放肆的劲儿,哪像个三岁大的娃娃。”
  她在他怀中小挣了下,身子不觉软了,将手中的薄衫随意往案上一扔,埋头在他胸口,“久赖在此处做什么,睿思殿那边不必再去了么?”
  “一看见你,就不想走了。”他的声音低沉微哑,数年来都不曾变过,轻而易举就能将她心头的火星激燃。
  她由他抱着往床榻边走去,耳根点点发烫,口中道:“今日瞧见这天放晴了,我心中才略略舒坦了些,谁知那边又传来孩子们不守诏谕的事儿,我岂能不管不问?”
  若韬、若韫、若韧三人虽是个性不同,可都是粉雕玉琢极其可爱,内宫中人哪个不疼惜怜爱他们?便是任资善堂直讲的方怀,也常常夸赞这三个孩子天姿聪颖,而今日宁可忤逆她这皇后之意,也要教平日里不善多言的若韬说那么一番话。

  他扯了帐子,抱着她躺下去,“我知你最疼若韬,生怕她将来路走得不顺。她能有今日之乖巧,全仗你多年教养之功。”
  她轻皱鼻尖,“她这性子同你当初简直是一模一样,平日里想些什么全埋在心中,不肯多吐一字。这一副江山的担子何其重也,我虽是责她罚她,可心中又实是心疼她。”
  他侧头看看她,“生在天家之人,皆是这命。”
  她一下子仰起脸,将他抱得紧了些,声音轻下去:“所以我也心疼你。”
  天渐黑,夜渐浓,空气中似是浮荡着细碎金粒,映得他俊脸明晰,一挑眉一扬唇皆是摄心惑人,叫她看着看着便失了神。
  多少年了?
  从乾德二十四年春日在冲州府相见,到如今景宣十年秋夜在皇城相伴,已有整十二年。
  或是从乾德十四年的那一个雨夜,抑或是从乾德六年她出生的那一个夜晚,她今生便注定是他的人。
  暗中,他突然道:“今日可是去料理向得谦的后事了?”
  她没吭声,许久才点了下头。
  长发柔软地擦过他横在她颈后的手臂,如细藻一般蓦地勾起二人间的许多旧忆。
  景宣三年初,北戬大败,狄念生擒北戬皇帝向得谦及其宗室子弟、押解入京,向氏一门分别被拜国公子侯,赐宅京中,数年来还算是微澜止水。
  她曾经想问却没问过,他当年没有下狠手诛杀北戬宗室,究竟是不是因为顾及到她,怕她会心生恻隐,而又会想起自己儿时的过往?
  但当她生下女儿、女儿又被册立为储之后,她便再也没有想过这问题,反倒是自己动了护犊杀心。
  每每看见女儿那可人的笑颜、小小的模样时,她就忍不住会想,倘是将来待他与她百年之后,女儿在这世上可会遭受什么大难不幸?到时候这小小的肩膀又将承受怎样的家国重担,还会不会有人能够护得了她、帮得了她、爱得了她?

  为了女儿将来为帝之路能够顺坦一些,便是尽诛北戬宗室子弟,她亦能下得了这狠手。
  只是他不曾表露过这心思,她也就从未提起过。
  但她如今终也能明白,当年的那一切,无关人也无关理,那不过是一个上位者为了自己的子孙后代能够不必再受自己当年的艰辛苦难而做的打算。
  她不能够一辈子都这样恨他的父王,正如她不能够真正放心北戬向氏宗室一样。
  七年来向氏宗室中人陆陆续续或老或病而死,如今向得谦亦在半个月前因病暴毙,她这才稍稍放下了些心来。
  可是她心里的这些思量,又怎能对他说得出口?
  “水患既消,”他低沉的声音又响起来,“不如找个时间,你带着若韬、若韫、若韧三人,一同去西都谒见母皇与父王?”
  她的脸贴在他的左胸前,一下下听着他的心跳,口中轻轻地“嗯”了一声。
  他到底是明白她的。
  否则也不会挑这当口与她说这事儿。
  他等了她七年,或许他原本还打算等更久,等她能够真正释然——虽然这释然并非是不恨,只是她选择不去恨。
  从前的事情她没有办法能够改变重来,她唯一能够做的,便是忘记心头的伤恨,而握紧手中的挚爱,一生一世为了她所爱的人们去好好地活着。
  
  【番外二景宣十一年】
  景宣十一年春三月,西都遂阳旧宫外已是香花满径,殿阙之间莲池水清,阔叶翠色在阳光下泛着点点水金。
  若韫带着弟弟若韧在池边嘻闹不休,二人身旁不远处站着个华服男子,虽已两鬓斑白,可脊背依然挺得笔直,带了皱纹的侧脸上仍能看出年轻时英俊瘦削的痕迹。
  他负手望着两个男孩,薄如锋刃的嘴唇微微向上弯起,纵是一言不发,可身上的气势仍是令人不敢小觑。
  “皇爷爷!”若韧一转身就扑了过来,两只湿乎乎的小手扯住男子锦袍下摆,“皇兄他欺负我!”
  若韫在后绷着小脸,气呼呼道:“我才没有呢!”
  贺喜弯腰一把抱起若韧,又将若韫拉过来,沉凛如渊的眸子中渐起一丝暖意,“在西都待了这么多日,可有想过你们父皇?”
  “不想!”若韧瞪着大眼睛,童言无忌道:“父皇不在,就没人逼我们练剑啦!”
  若韫忍不住拍了一下他圆嘟嘟的腮帮子,恼道:“这话要是传到母后耳中,又得连累我跟着你受罚!”
  贺喜嘴角勾起些,声音却寒了点:“天家男儿,还有怕练剑的?”说罢,便将若韧放了下来,对两个孩子道:“去后面校场!”
  若韧一下子就蔫了,小小的身子扭来扭去,瘪着嘴不肯动。
  若韫二话不说,转身就往北面校场方向小跑而去。
  贺喜低眼看了看尚不到四岁的若韧,终是无奈一笑,提着他的领子将他举起来,“你父皇如你这般大的时候,已敢持弓上马了。”
  若韧瞅准机会就趴在他胸前不肯再动,腆着脸笑嘻嘻地道:“皇爷爷,皇爷爷,皇爷爷……”
  孟廷辉从殿中出来时,一眼就望见远处儿子那近似耍赖的模样,当下又气又乐,抿唇在丹陛下站了一会儿,才转头往池边桥头处望过去。
  小小的拱桥连池而躬,穿着薄纱小裙的若韬安安静静地站在上面,陪着身旁的英欢一齐喂那池中的锦鲤。
  英欢一袭朱衣立在桥头,脑后高髻如云入天,容貌虽已不复年轻,可眼角眉梢仍是如烟如丝,一举手一投足都是那么美丽高贵。
  若韬时而仰起小脸笑笑,呈上手中捧的鱼饵小盅给她,那怡然不惊的模样竟与她有几分相像。
  池里的锦鲤时不时地甩尾腾跃,溅起一朵朵细碎的水花。
  孟廷辉看了一会儿,忽觉不忍打搅孩子们与二位老人的共处时光,遂转身寻了个石凳坐下来,静享起这美好的春日暖阳来。
  今岁国中一切安宁,自年初正旦大朝会过后,她在朝中将北面封邑的诸多杂事一一料理完毕,便依前约带着三个孩子来西都谒见上皇与平王,至今已有五日的功夫。
  来之前心中或有惶惑,怕自己无法真正坦然地面对他们,更怕他们见到自己会不甚自在,可来了之后却发现,那一切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这一对老人年轻时走过了多少风雨,经历了多少爱恨,见证了多少世情,那些国仇家恨在他们眼中早已淡如云烟,又怎会对她心生罅隙?
  如今她在他们眼中,就只是他们的爱子所钟爱的女子。
  而她这几日看着二位老人之间的相处,又何尝不是羡慕至极?
  相恨十年,一眼相望,继而相缠一生……人向来都道天家最是无情,可这无情之下,偏又有着最矢志不渝的爱。
  淡至极致,情至浓时。
  她只愿待她年老之时,亦能与他白首相望、含笑执手、共寝一穴。
  “皇后娘娘。”
  身后的女声突然唤回她的心神,她回头去望,“何事?”
  宫女笑吟吟得呈上来一封边角泛黄的信件,道:“这是上皇适才吩咐叫奴婢拿来给娘娘看的。”
  她有些狐疑地接过来,斥退那宫女,飞快地打开来。
  目光慢慢扫过去,这些字是那么熟悉,却又是那么刺眼,直叫她看得眼角都发酸。
  良久,她才合上信笺,握在掌心中,轻轻一牵唇。
  都已过了这么多年,她竟然一直不知道,他对她用情会是如此之深。
  信上落款的后面是景宣元年冬十二月。
  那个时候她在做什么?
  她甫入枢府没多久,日夜尽心学习军务诸事,忙得焦头烂额。
  可他却已在打算她与他将来的一切。
  包括,北面的那片广阔疆域。
  当初他一诏割许北面数路做她一人的封邑,她以为那是他因势所迫才做的决定,谁曾想早在景宣元年时,他便已决心要以这片疆土来尝她那亡国破家之殇,以堵住天下众人之口……继而册她为他的皇后。

  可他尚未来得及开口,北面倒先出了事儿。
  但真正令她动容的,却不仅仅是他这藏了许久的心意,而是二位老人竟然允让了他的这一念头。
  抛去国仇家恨,这江山天下浸染了二人的鲜血汗水,而二人竟能够如此坦然地重割疆土与前朝敌国皇嗣,若非是深知他对她的爱,又怎会如此豁达和包容?
  她想着,不禁抬眼望向不远处的垂柳桥头,恰见英欢红唇微扬,正笑望着她的一举一动。
  眼底忽而涩湿一片。
  虽是自幼无父无母,可她今生能得到他的爱、能得到他的父母真心相待,是亦足矣。
  远处忽起一阵脚步声,有内侍急匆匆地跑来,见她坐在近处,不由立即止步,满头大汗道:“启禀皇后娘娘,方才城头军司来报,说是……说是远远见着黄仗,看样子竟像是皇上来了。”

  孟廷辉诧异万分,马上站起身来。
  她之所以会独自带着三个孩子来西都,就是因他在京中忙得脱不开身,又不好摆驾西幸、徒叫国库破费一番。
  怎的今次却会跟着她的脚步到西都来?
  转思间,若韬不知何时走到她身旁,轻轻拽着她的衣角道:“母后,母后……”
  她回头,见是若韬,脸色不由一柔,轻问道:“何事?”
  若韬眼睛笑得弯弯,小声道:“皇祖母方才同我说,今日可是母后的生辰呢。”
  她怔住。
  三月初七……
  自己竟会忘了,三十年前的这一天,正是她出生之时,也正是他的母皇戏称要册她为他的太子妃之时。
  兜兜转转这么多年,她终于还是回到了原点。
  她曾经以为能得他倾心相付,皆是因自己不懈的努力,殊不知她与他之间的缘分,早就由上天注定了。
  她弯唇亦笑,俯下身摸了摸女儿的长发,轻轻道:“随母后一同出宫去接父皇,好不好?”

江山无殇游戏攻略

不是战争模式接着进去第二副图中,找到右边粉色树前边草丛里的小刀,多靠近几次。第一次是“有东西”“是把小刀”“确认是把小刀”。再进去左边房间踢第一个桶获得毛线,出来后跳上右边的粉色树进入第三副图(要是掉了继续跳,存档躲侍卫)有侍卫靠右边帐篷躲,再进入匈奴的帐篷拿到地图,然后跳起来靠近右边蜡烛的火,地图就变成了地图石,接着出来进去宴会的帐篷,进去“这个地方,,不会忘记,,就是在这被迷晕的”等等,走到'中间的毛毯上,会出现“脚下感觉有点空”等等,身上有地图石就会掉下来变成地图铃铛,然后出来进入旁边的一个帐篷,就是密道了。走到观音佛像前靠右,往上看房屋顶上有三个铃铛跳上去按右边第一个,多按两下,掉下去碰到吴~ (下药的女人)她会给你月牙 然后找出去的路,后边有个石头凸出来按下门就开了,然后(存档,这里很容易就死了)往右边走自己慢慢一步一步去试吧,小心被箭射到,慢慢琢磨吧,不难。(射到就读档重走)要是成功了就逃出来了,加油吧

求金庸群侠传书剑江山详细攻略

金庸书剑江山全攻略,大多数应该对的,【因为是好多年前玩的,大家见谅啊】
先去武当派见张三丰,得梯云纵、太极拳→去高升客栈收段誉(用来升级干票的)
在高升客栈附近的通吃客栈买2件圣光战衣(防御+50,速度+5,金钱700)给2人装备上
接着去渤泥岛见袁承志→去金蛇洞拿金蛇剑(全武器属性第三好)→去昆仑山洞拿冰蚕(后面有用)→去昆仑仙境见张无忌
出来后应该有些钱了去高升客栈买把武器,白虹剑不错(攻击+70,速度+16,金钱1500),钱不够的话就买白龙剑(攻击+60,速度+16,金钱700)
然后去冰火岛与谢逊说话拿一撮金毛(不要急着去给张无忌看,因为他看了后会加进队伍,升级麻烦)
紧接着开始升级大战(去金蛇洞),应该很容易升的(本人玩一个多小时升了27)
去无量山洞拿凌波微步(垃圾)、北冥神功(牛B,2人都练)出来战血蟒朱蛤,得朱蛤内丹(没什么用,只能解毒)
如果钱够的话,建议你买2件战神之铠(防御+200,速度+5,金钱15000)防具属性第一
买一本华佗内昭图(武技:+400血,金钱4000)、五毒秘传(武技:解毒,金钱4000)——好再来客栈有
-------------------------------------------好了,前期的准备工作完成。------------------------------------------------
【记住,先别去燕子坞,去了你就完了】
先开始去渤泥岛战袁承志,拿《碧血剑》
去昆仑仙境见张无忌(张无忌加入)得九阳真经,去冰火岛见谢逊→明教分舵战杨逍→密道得乾坤大挪移→光明顶战六大派→张无忌离队,得铁焰令→冰火岛谢逊→成昆居战斗→冰火岛谢逊,得屠龙刀(全武器属性第二好)→光明顶通话→灵蛇岛战金花婆婆→到里屋见王难姑→蝴蝶谷通话,得铁锹→灵蛇岛通话→战明教六大高手,得《倚天屠龙记》
去大轮寺救狄云→山洞(就叫山洞)→去里面见狄云→用白钥匙开旁边箱子锁,得《连城诀》
去回族部落,与霍青桐对话→金轮寺战金轮法王→回族部落,得《书剑恩仇录》
去河洛客栈→进客栈去最右边(有个MM,忘名字了)通话→大戈壁战斗,得血手帕→河洛客栈MM出示手帕→大戈壁密道,得《白马啸西风》
去田伯光居战斗→阎基居战斗得,两页刀法→胡斐居战斗(出示两页刀法)胡斐加入→苗人凤居战斗→药王居通话→阎基居战斗,得七星海棠→药王居,得眼药→苗人凤居战斗,得《雪山飞狐》
好像可以去闯王山洞了→进去得《飞狐外传》,好像是的,具体忘了→之后好像就可以去无名岛拿《鸳鸯刀》了
乘船去神龙岛通话→五毒教战斗→神龙岛战斗,得《鹿鼎记》
去凌霄城战斗,得冰火酒→摩天崖救石破天→侠客岛逛全图对话,得太玄经、《侠客行》,石破天离队
现在去六大派逛一下,什么峨嵋派,崆峒派,恒山派,泰山派,昆仑派,衡山派,华山派;再什么的铁掌山,重阳宫也去一下,能打的都打了把,没坏处
(我记得当时)去完衡山派之后就就可以去嵩山派战斗了(打了4~5人)→再上山与左冷禅战斗,得张旭率意帖→峨嵋派战灭绝,得倚天剑(全武器属性第一好)→悦来客栈令狐冲通话→问小二,得烧刀子→令狐冲通话→问小二→梅庄;丹青生出示溪山行旅图,得梨花酒【福威镖局林平之那里拿溪山行旅图(简单,不解释)】,秃笔翁出示张旭率意帖【嵩山掌门左冷禅那里拿张旭率意帖】,出来【把段誉的装备都换成垃圾】去燕子坞→无量山洞,得燕国玉玺→燕子坞,得翡翠杯→悦来客栈令狐冲,出示梨花酒、翡翠杯(令狐冲加入)得呕血谱→去破庙用铁锹挖墓拿广陵散→去思过崖,得独孤九剑→梅庄黑白子出示呕血谱→大庄主黄钟公出示广陵散→与黑白子对话→大庄主卧房密道→得黑木令牌→去黑木崖战斗,得《笑傲江湖》→出门战斗(令狐冲离队)
哎~~~~~~~~~~~~~~~只有一个人了,以后战斗艰难了
去少林寺战斗,得达摩剑谱→擂鼓山对话→龙门客栈虚竹对话(虚竹加入)→擂鼓山对话,得七宝指环→星宿海战斗→万鳄岛战斗,得铜钥匙→星宿海开箱子,得大燕世系表→燕子坞与慕容复对话→丐帮与乔峰对话→破庙对话(当初昆仑山洞得的冰蚕有用了)→丐帮战斗,得《天龙八部》(虚竹离队)
【小牛腰子:打败岳老三得到;獐腿肉:忘了哪拿的(但到后来那时已经有了,好像是雪山飞狐剧情里得到的);兔肉:云鹤崖箱子;羊羔坐臀:星宿海屋内箱子里】去海边小屋,得谁家玉笛听落梅→华山顶峰,得降龙十八掌→桃花岛,得《射雕英雄传》
去雕洞战斗见杨过→绝情谷拿断肠草(那株红色的花)→雕洞(杨过加入)→万兽山庄战斗→黑龙潭战斗→反复几次后带周伯通见瑛姑,得九尾灵狐(垃圾货,没有用,纯粹占地方)→百花谷周伯通对话→绝情谷(右上角有密道了)小龙女对话(杨过离队)→古墓,得九阴真经、《神雕侠侣》
最后去金庸居→什么狗屁洪七公、张三丰、空闻秃驴都聚集在我家了,然后说老子已经达到了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的境界,老小子周伯通也来掺一脚,硬要老子当什么子武林盟主,没办法那就只有当了。
------------------------------------【完】-------------------------------------
*注:某些无关紧要的情节我就不写了,比如说:很多剧情要出示证件什么的,浪费口水。最后祝大家玩的愉快!谢谢~~~~~
本人认为有用的武功:
北冥神功【用1点内力,吸敌方单体内力300+;资质30】无量山洞得到
华佗内昭图【单体加血400;资质31】——好再来客栈4000金一本
五毒秘传【单体解毒;资质33】——好再来客栈买4000金一本
漫天花雨【刚开始的时候不错,群体攻击,成功率一般,资质30】——好再来客栈3000金一本
太玄经【单体攻击,极高成功率,资质33】侠客岛得到
太极拳【群体攻击,成功率一般,资质33】武当山张三丰那得到
十八泥偶【群体攻击,成功率微高,资质34】摩天崖石破天那得到
左右互搏术【单体两次攻击,资质36】不推荐,因为成功率不高;百花谷周伯通那得到
六脉神剑【群体攻击,资质36】高升客栈段誉那得到
强劲武学:
降龙十八掌、独孤九剑、九阳真经、九阴真经【群体攻击强大,资质38】

刘邦能打下江山,为什么不能生前给心爱的戚夫人留...

刘邦是汉朝的开国皇帝, 纵览人生经历,能够说成起起伏伏,精彩纷呈。不论是在苏北泗水亭拉上农民起义精兵,还是投奔项梁立功封侯,或者只身一人赴宴鸿门宴,最终与西楚霸王项羽一决胜负这些,大家不可不佩服刘邦的眼界、聪慧、韬略。

尽管他指挥百万雄兵,游走凶险社会,称得上人群·中蛟龙,但为何死前不为自己心仪的戚夫人留有一条生路?在刘邦一往无前的人生道路旅途中,戚夫人宛如一个盛开的玫瑰,用她的容貌和特长宽慰着刘邦的倦意。他爱着戚夫人,戚夫人依赖着他。

他想提高刘如意社会地位,让戚夫人“母凭子贵”。也是一个不费周折的发展方向。因此,刘邦先封刘如意为赵王,让他摆脱长安。接着,刘邦精心挑选了一个人前往帮助赵王。

刘邦走到人生的最终,他明确提出要任曹参为相。在刘邦认为,曹参是一个可以信赖,能做事的角色,就是说想利用曹参来制约吕后。殊不知,刘邦把吕后想得太简单了。愤怒是一个无法抑制的魔鬼,吕后对戚夫人早就痛恨之极。

刘邦人死之后,吕后让曹参当了宰相,没几日就趁机把他免了。危险已经迈向手无缚鸡之力的戚夫人和赵王如意。赵王如意死掉,戚夫人最终的依赖完全坍塌。吕后想如何整她就如何整。

这所有如同刘邦担忧的那般,该来的都来了。刘邦能拿下一座江山,却保护不上自己心仪的女人和喜爱的儿子。他惦记着帮他们留条生路,只是他确实力不从心。

橙光游戏中江山无殇 的完整攻略在哪里可以找到?

在该游戏的贴吧,部落或者论坛里都可以找到。

游戏简介:

江山无殇是一款剧情丰富,古风浓厚的文字RPG游戏。你站在铜镜面前久久沉默,今天便是你为帝的第一天,有太多激动也有太多迷茫。这是一个让你能够体验到当皇帝的养成游戏。皇帝的生活怎么可能会是枯燥呢?在这条养成路上,你可以体验到各种剧情,玩各种模式。

攻略:

点击地上的剑会获得一把假剑,然后点右边的帐篷就行。出来后战争模式下在右边的粉色树找到小纸条,就饰淦鳐略了。不是战争模式接着进去第二副图中,找到右边粉色树前边草丛里的小刀,多靠近几次。第一次是“有东西”“是把小刀”“确认是把小刀”。再进去左边房间踢第一个桶获得毛线,出来后跳上右边的粉色树进入第三副图(要是掉了继续跳,存档躲侍卫)有侍卫靠右边帐篷躲,再进入匈奴的帐篷拿到地图,然后跳起来靠近右边蜡烛的火,地图就变成了地图石,接着出来进去宴会的帐篷,进去“这个地方,,不会忘记,,就是在这被迷晕的”等等,走到'中间的毛毯上,会出现“脚下感觉有点空”等等,身上有地图石就会掉下来变成地图铃铛,然后出来进入旁边的一个帐篷,就是密道了。走到观音佛像前靠右,往上看房屋顶上有三个铃铛跳上去按右边第一个,多按两下,掉下去碰到吴~ (下药的女人)她会给你月牙 然后找出去的路,后边有个石头凸出来按下门就开了,然后(存档,这里很容易就死了)往右边走自己慢慢一步一步去试吧,小心被箭射到,慢慢琢磨吧,不难。(射到就读档重走)要是成功了就逃出来了,加油吧。